【思考】养老院进社区,为什么这么难?

关注:296发表时间:2017-10-17 09:59:11
年轻人都去上班了,老年人在家无人照料。养老,已经成为困扰许多家庭的问题之一。

于是,各地都开始想办法。北京市从2009年起开始建设社区托老所,最多时曾达到近4000家。本想着养老问题应该能解决了吧?但社区老人白天到中心享受照料、晚上回家与家人共享天伦之乐的愿景却似乎成了一厢情愿的空谈,截至2016上半年,大约2/3的日间托老所已经取消了床位或日托功能。这是为何?


社区养老本来是一件好事,何以做下去就这么难呢?

 

除了一些托老所一年只有两位老人入住的惨淡经营和部分日托变常住,使托老所变成“养老院”等问题外,社区养老进社区也成了一件大难事。

 

最近,郑州市二七区的金海社区,就建了一个托老驿站,不过却引起了不少业主的不满。

 

该小区共有4栋高层居民楼,登记业主1000多户。在小区的南门口,就是这家引发争议的托老驿站。可能是由于暂未开业,驿站的大门紧闭,还被一个链子锁锁着。


透过玻璃窗向里面看,这个驿站的使用面积大约有100多平米,地面墙壁等处装修一新,各种设备也摆放的很到位。


按理来说,社区给老人们腾出这么一个既能休闲娱乐又能日间托管的地方,是个好事儿。但是,就是这个看上去便民利民的好事,为什么会引起居民的强烈不满呢?


业主们之所以不支持在小区里开托老驿站,最主要的原因,还是小区公共活动空间比较狭窄。如果设置托老驿站,面向公众开放,不仅占用大家的公共空间,还会打扰大家原本平静的生活。


此外,活动安全和责任划分,也是社区居民担心的主要问题之一。比如小区里孩子们奔跑嬉戏万一碰到老人怎么办?老人意外摔倒了,磕了碰了谁负责?这些都是业主们所顾虑的。


还有部分对社区托老所意见较大的业主通常都是并没有被提前告知或征求过意见的。面对一个社区托老所从天而降,他们表示难以接受。


对此,金海社区党委书记孔磊表示,会征询大家的意见来决定托老驿站的去留。


郑州金海社区的这种情况,只是社区托老所难以进社区的一个缩影,这样的情况和社区全国范围内不在少数。

 

不过,这种屡被中国业主们抵制的方式在养老体系更为健全的发达国家——德国,是主流!


数据显示,在德国,选择养老院养老的人并不多,仅占德国75岁以上人口的33%。大多数人仍然选择居家养老,依托周边的养老机构,选择各种上门护理服务。也正因此,社区养老应运而生。它不同于老人自行在家养老,也不同于养老院养老,而是介乎二者之间。

 

前面我们提到,国内一些小区业主抵制社区托老所,其中一个顾虑是怕影响孩子出入,但在德国这不仅不是问题,他们甚至把养老院和幼儿园开在了一起。

 

在德国西部的一个城镇,幼儿园与旁边的养老院彼此相连,只有一道玻璃墙相隔,通过玻璃门便可互通。在幼儿园和养老院正门可以看到,二者虽然各自挂牌,但却是同一品牌,其特色就是将幼儿园和养老院建在一起。


将幼儿园和养老院建在一起,是希望老人更开心,孩子更懂事。所以,玻璃墙的门经常打开,老人和孩子们一起做游戏,一起组织各种活动。

 

社区托老所无疑是件好事,只是这件好事还有一些卫生、安全问题有待完善。如何打消业主们的疑虑,让社区养老和谐地运行起来,这些工作依然任重而道远。


//本文整理自网络,如有不妥请与我们联系

 

关注微博

图片展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