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尝试"时间银行"和物业社区化,拓展养老难题新思路

作 者:东方网关注:379发表时间:2017-09-28 12:33:18
早前,据《劳动报》报道,上海已经进入到深度老龄化阶段,各种老龄问题日趋显现。面对新情况新要求,需要通过立法进一步完善老年人权益保障的各项制度安排。《上海市老年人权益保障条例(修订草案)》也在人代会上审议并表决,与此同时,老年人话题也成为会场上热点。

在家养老,物业或可先行

在上海的养老体系中,确立了“90%老人在家庭养老、7%依靠社区养老、3%依靠机构养老”“9073”养老服务格局


“对于九成在家养老的老人,传统物业企业是离他们最近的。”上海西部(企业)集团公司董事长陈敏代表告诉记者,他所在的公司已经创立了一个“西部365”品牌,试点为所辖小区里提供针对老年人的服务。“例如家庭的适老化改造、成立专门的平台为老年人家庭提供定期水电煤检测、无偿组织老年人进行文化活动。”


对于7%依靠社区养老的老人而言,眼下一种全新的“嵌入式”养老的模式正在兴起,有代表性的就是上海万科推出的利用小区会所改造的“智汇坊”养老会所。上海市君悦律师事务所主任刘正东代表提出,“嵌入式”不仅不需要让老年人离开居住地、方便子女探望,同时对于盘活会所物业也大有裨益。“由于上海规划比较超前,绝大多数新建小区都有会所,但其中相当一部分并没有充分利用。改造成养老设施,可以一举多得。”


设“时间银行”,缓解人手不足

眼下养老遇到的最大问题是人员缺乏,其中包括专业人员和志愿者。


“现在最缺的是照护人员,普通保姆在养老方面的专业技能不足,而专业护理人员劳动力成本又太高,所以最好能多一些介于两者之间的照护人员。”普陀区中心医院副院长张兴儒代表表示,下岗职工、刚刚退休的职工等都是最好的人选,加以培训,他们就是养老队伍中的一支生力军。


“设立‘时间银行’,缓解养老机构护理人员不足的难题。”上海石油化工研究院副总工程师缪长喜代表建议,由民政部门牵头设立社区志愿者或义工“时间银行”,将社区志愿者或义工的服务时间记录进个人档案并存入“时间银行”,待到志愿者或义工年老时,可获得等时间的无偿服务。同时,存入“时间银行”的时间,也可由志愿者亲属无偿使用。


广场舞大妈,正成为“新主流”

“广场舞大妈的出现,其实折射出老年人群体在悄然发生变化。”上海纽约大学校长俞立中代表说,时下老年人群体有着这样三方面特点:“首先他们是在集体主义环境下成长起来的一代,所以才会出现广场舞这样一种群体;其次,他们大多数经历了独生子女的政策;第三,这批老人抓住了信息化的尾巴。”


俞立中指出,当下在制定养老政策和提供养老服务的时候,一定要考虑到这样一群老人的特点,因为他们正在成为“主流”。


老年人分割财产,切不可操之过急

老年人的财产问题,历来都是家庭中的“敏感”话题。在《上海市老年人权益保障条例(修订草案)》中特别提到了两点:“子女或者其他亲属不得干涉或者侵犯老年人的财产权益”、“有独立生活能力的成年子女或者其他亲属要求老年人经济资助的,老年人有权拒绝。”从法规角度保障了老年人经济的独立性和不受侵害,甚至可以名正言顺地拒绝啃老。


从眼下实际出发,上海普世律师事务所李向农代表建议,老年人特别在转让分割房产的时候,一定不能“操之过急”。“过早地将房子产权分掉,一定程度上会导致子女态度的转变,分多分少会影响他们承担赡养老人的义务。同时一旦发生动拆迁等状况,还容易产生新的纠纷。”



//原文作者:东方网

//原文标题: 解决养老难题需要拓展新思路 在家养老物业或可先行


 

关注微博

图片展示